Corona♡

顾终。
枪剑 弓凛 枪凛 莫剑
只要有红心和赞就会暴更产出的渣文手
fate厨,喜欢狗和凛。
诹少和光光是大本命。
Wir sehen uns in Walhalla.

永劫

库丘林中心向文的一部分wwwwww
枪师徒真的好冷啊 没人吃的吗
“勇士就这样,对自己的爱人留下了遗憾。*”
*fate/hollow ataraxia里的原台词

很久之后他终于离开影之王国。
“这里到处都是死亡的气息,”女王说,“瑟坦特。我给你时间。”
“我会在这里,等着你来杀死我。”
某晚他在森林里过夜,当月亮升至中天,他再一次想起宝座上永恒容颜的女王。
影之国的月光不如阿尔斯特明亮,但是一样会在他血管中奔流滚烫。
“鸽血石。”她抚摸他的眼睛,“你的眼睛和你的血管一样炙热滚烫。你会成为英雄的。”
她教会他收敛锋锐杀意,教会他在战场上所向披靡。
“我可以带您走吗?”

“太晚了,瑟坦特。要是你生的再早一点……”
他低头又抬起。
“你会因为你的geis死去,但你的灵魂永恒。”
女王和他告别,他行礼离开。
“可惜。”
他回头,“什么?”
“没什么。快些离开吧。”
青年再次告别离去,他的背后闪烁着一枚卢恩。

遗忘魔术。

女王重新披上面纱坐上宝座,等候男人再一次的到来。
“下一次,希望你能杀了我。”

最后的最后她沉入永劫孤独,在世界的边缘永恒着。她等的人没有到来。
他临死划下英雄可进不可出的四枝之浅滩,用绳索把自己捆在石头上。死之莫瑞甘化作乌鸦停驻在他的肩膀。很多年后他被奉为阿尔斯特的英雄,赤红荆棘化作传说刻印在爱尔兰的土地上。

她日复一日擦拭朱枪,等待那个少年的归来。

我的汪酱QwQ我真爱他
满100纪念
暗搓搓打算写篇库丘林中心向
我爱他一辈子

150fo感谢
开放点梗
枪剑/梅剑/弓凛/枪凛/弓枪凛
弓枪凛任何一人中心向均可
QwQ感谢喜欢 以及点梗请带梗

遥远之梦

第一次写梅剑 感觉写的很尴尬
标题是06版saber的角色歌 好听到爆炸
毕竟第一次写迦勒底相关
是尼禄祭背景wwwww
等到汪酱喂满100我就写一篇汪酱中心
如果能接受就开始👇




今天的迦勒底依旧鸡飞狗跳。
尼禄祭正办的火热,红蔷薇皇帝和白蔷薇皇帝为迦勒底内外带来一片喧闹,祭典紧锣密鼓的进行着。众英灵看着御主在祭典内外转移来转移去,兜着一头一身的花瓣,身上挂满三色奖牌,去找蔷薇皇帝兑换奖励。
年轻的橘发御主正急匆匆的赶往祭典现场,差点撞上走廊里的梅林。
“您没事吧,master?”
“没事……对了梅林,刚刚我召唤尼禄陛下时好像有一张金卡出来了,但我没看清楚,你可以帮我再去召唤室查看一下吗?”

御主还真是会用各种理由使唤我啊……梅林拿起放在墙边的法杖走向召唤室,角落里果然落着一张金卡。法杖轻点卡片,“于此显现!”
金光大放。
闪烁的光芒中渐渐露出一个苍色少女身影。
“servant·saber,应召唤即到来。试问,你就是我的master……诶?梅林?您怎么在这里?”


end.
实在写不下去了………………灵感就到此为止了………………可能是最近实在太累吧……

总结一下自己的无限混沌恶杂食坑

弓凛 枪凛 弓枪凛 金凛
枪剑 贝剑 梅剑 新旧剑
拉二闪 金女主
伯爵咕哒(♀) 高文咕哒(♂)罗曼咕哒(♀)
梅林罗曼
黑白贞 新宿Alter组
汪酱x我 汪酱x我 汪酱x我
我………………我……
无限杂食制

凛冬未至

用了酒酱的背景设定来写自己的文章,强力安利去看她《你往何处去》原文,我真的被震撼到了,就是我心中他们的样子。
@酒落_闲得五脊六兽的酿酒师傅
就像我很久之前推荐的《Viv La Vida》那首歌下面写的一样,年少的荣光掩于尘土,梦想终有一日会被推上现实的断头台。唯有那枚依旧闪耀的红宝石,才能闪烁在他们时间的永恒。


“我们将拥有一切,我们将一无所有。”

这是希望之春,也是失望之冬。

那是一个无比光辉的时代。
国力强盛,统治清明,人民生活幸福美满。
年幼的王女生长在庞大华丽的宫殿中,这是独属于小小的她的一座城池。
正殿之上高悬的宝剑久未使用而落灰沉寂,再不曾铮鸣。
王女的小小城池,由她信任的人守护。
很多年后,那把宝剑被取下,郑重悬挂到少年的腰间。
国师告诉他,自己要重新启程去游历。因为和先王的交情而代他抚养幼小的王女并管理国家,而现在国家安定,他该离开了。
“她和她的城池,就拜托你了。”
那个行踪不定的国师离开了,留下一把名为泽尔里奇的宝石剑。
“待王女成年之日,就把这把剑交给她。”
少年接过宝剑佩在腰间,郑重接受了这个任务。于是在接下的很多年,他守护着她和她的城,征战沙场而未尝败绩。王女永远守在她的城里,等候那位少年将军带回胜利的消息。
年少的荣光啊。葱茏的岁月匆匆穿行,国家里流传着将军少年成才征战沙场而不败的传说,人们赞美他的功绩,欢呼国家的安定。
王女十八岁生日前,异族入侵,她被放在天平上当做筹码。
士兵们阻止敌军进城,而敌国只用了一句话,士兵们便丢下了手中的武器。
“是选择拥有一切,还是选择一无所有?”
人们选择了前者。
而王女依旧待在她的宫殿里,从未提过意见。
于是事情迅速定好了。在婚礼前某日,行踪不定的国师终于出现,站在正殿中央主持大局。
当她身披嫁衣走出城堡接受国民注目礼之时,他一身便服站在台下,暗暗攥紧了手中的红宝石。
“请允许我护送王女和仪仗到邻国去。当年您把她交给我,现在请让我送她这一程。”他握紧手中佩剑,低头行礼。
“我准许。请你送好她最后一程。”
从今以后,城中再无她。

婚礼前他借“国师有话嘱咐王女”之由屏退众人。待到空无一人时,他单膝向王女献上那把泽尔里奇。
“今日是您的十八岁生辰。国师多年前嘱咐我,让我在您成年礼之日交给您。往后,您……请多保重。”
“Archer,你往后还会一直征战沙场吗?”
“不会了,殿下。您的和亲使我们和邻国达成了和平,从此之后……再不需要我征战沙场了。”
“是吗。那真是太可惜了……你仿佛就是为胜利而生的呢。”
他低头行礼,退出大殿。
“呵,杂修。你们那个国师,是想教公主怎么逃出婚礼吗?还是想教公主,怎么向我美言?”
“国师只是在嘱咐王女…新婚妻子的礼仪。王女自幼痛失怙恃,未能教会她全套礼仪。”
“哦,是吗?那真是再好不过了。回去告诉你们国师,这个宝物,本王收下了。以后再别妄想把她偷回去。你们也不会有机会的。特别是你,”男人愉快的笑着,仿佛看穿他内心一切想法。
“尊敬的王。鄙下就先告退了。”Archer握紧佩剑行礼,走出金碧辉煌的大殿。
脖颈上的红宝石烁烁发亮,宝剑在鞘中发出渴求鲜血的脆响。
殿下。请等待我。
好消息会来的。




后记
第一二句是我在物理选修1-1前言看到的。来自于查尔斯·狄更斯《双城记》。该说不愧是文科的选修书吗。
酒酱的文真的是我心中他们的感觉,和《查无此人》一样让我发颤。是那种,一击必中的感觉。
他们的荣光,他们的故事,光芒永恒闪烁,他们不死不灭。
揪心的感觉啊。
弓凛啊弓凛。
最近语文在读《边城》,很希望凛在深深的宫殿里。Archer的声音也能将她在梦中托浮起,让她攀摘下那朵永恒的虎耳草。

我把我的苟话吞回去
梅剑太可爱了吧!!!!!!!!!!
我窒息
阿尔托莉雅和梅林
圣剑和剑鞘
暴哭

雪之心

那是他们曾经一同看过的风景。
血红的太阳沉落地平面,白色城堡外大雪纷飞。
沉重的房门被推开,白裙女子从窗边站起。
“伊莉雅睡着了吗?”
“啊。给她读了一个故事,已经睡着了。为什么还坐在窗边?”
“因为,我还从来没有到过城堡外面。除了被送出去试验——”
女子的话停了。大概因为不是什么好回忆,两个人都沉默不语。
“爱丽。圣杯战争马上就会开始,然后你就要去往冬木之地。”
“日本冬木……我很喜欢日本哦。因为,那是切嗣的故乡——”
卫宫切嗣注视着面前银发红眼的女性——自己的妻子,也是爱因兹贝伦引以为傲第三法的结晶,以初代冬之圣女羽斯提萨为蓝本制造的人造人,魔术回路的集合体,也是用来打开圣杯的“门”。
只是道具。对,原本只是个圣杯战争的道具。
“爱丽。如果我像爱因兹贝伦所期待的那样赢得圣杯,你……”
“我知道的。为了你和那孩子,为了你的愿望——”
她忽然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。名为魔术师杀手的男人紧紧抱住了她——
“我一定会取得圣杯。为了我的理想,为了你……”

这些是谁的记忆呢。
他坐在黑暗的房间里,抚摸着雕花手枪和尖锐的子弹。
起源弹。用自己肋骨做成的子弹,粉碎魔术师生命的魔术礼装。
新雪下的核桃芽,常年风雪的雪之城。
血红的天空,席卷城市的火炎。
木质的和式房屋,收养的红发男孩。
这些,是谁的记忆呢。

“我会向你倾诉的。只不过,不是现在。”
总有一天,总有一天——
我能够,再牵起你的手吧。
像我这种无论用多肮脏的手段也要实现理想的男人,有什么资格再去触碰你呢。

“啊,你的话,我听不太懂。有时,像在倾听来自遥远世界的声音。虽然听不懂,但我能清楚的感觉到,你不会欺骗我。”

这是存在于世界某处的圣杯对他的宠爱。
“固有技能:圣杯的宠爱 EX”

她相信这不是他们命运的结束,但仍然无法忍住汹涌而下的泪水。他不记得了——不记得他们的交集,不记得他们的孩子,也不记得他们之间的爱。但她依然爱着他。即使这个世界里他没有遇见她……她也依然,会用自己的全力保护这个看似无情实则温柔的男人吧。

天高云阔风语如歌
切嗣太太的爱情故事真的很感人……
fgo切嗣幕间本剧情到底谁写的 我要寄刀片!!!
改天搓篇给切嗣太太的文章。

摸段子骗更新系列

*弓凛的场合

她踢掉了高跟鞋,拖拽着裙摆飞奔。
身后仿佛有万千的风。
男人带着疑问的神色回头看她。她大喘着气,问出了她此生两个重要问题的其中一个。
“你可以,带我走吗。”

*枪凛的场合
她从漆黑的梦中惊醒,没有摸到床边的人。
时间正是半夜,她抓起外套上了天台,在男人身边抱膝坐下。
“做噩梦,梦到你离开了我。你不会走的吧?”
烟雾缭绕在深夜的夜空,身边的人轻笑出声。
“我倒是很想离开。但是大小姐你在这里啊。”
说罢他掐灭烟头,一把将她抱起。
“我的大小姐。别想那么多,我不会走的。”

*枪剑的场合
是一个梦。
澄蓝的天空,碧翠的草原。
隐隐传来歌声。
一个转圈起舞的女孩子,穿着蓝色长裙,披散着砂金长发。脸上笑容纯粹真实,翠色眼睛宛如脚下草原。
他走近,看见了那个女孩。眼前形象和脑海里的那个人渐渐重叠,“saber?”女孩没有回头,似乎听不见他的声音,仍然在那片天空下起舞,哼着乡村小调。
他深知,这朵高岭之花将会在未来披上战甲,以女性之躯驾驭不列颠,她的累累战绩,她的不被理解,以及她在剑栏之丘上的终局。

“我只愿我的爱人,能时常想起当年的快乐。”